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业务工作 > 永州国宝
索引号: 4311000004/2021-01600 分类:  
发文机关: 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 发文日期: 2021-09-17
名称: 元结:“刻石为志”拓文脉
文号 :    
元结:“刻石为志”拓文脉
2021-09-17           来源: 新湖南 【字体:   打印
分享到:

唐代诗人元结(719-772),曾两度出任道州(并入今永州市)刺史,寄寓湖湘跨度达十年之久。其在任期间和卸任以后,遍游永、道二州山山水水,撰写了大量铭、记、诗、文,且多摩崖刻石,开创了阳华岩、朝阳岩、浯溪等石刻景地,拓展和延伸了潇湘历史文化源流,对永州文学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广德元年(763)九月,元结授道州刺史,十二月奉敕启程,至广德二年五月到任。此时的道州刚遭岭南溪峒夷与西原夷攻陷劫掠不久,满城凄惨。“城池井邑,但生荒草。登高极望,不见人烟。”危急还没有完全解除,“余寇蚁聚,尚未归降。”元结一方面上书皇帝请求减免百姓所负租税,一方面安抚民心,“招辑流亡”,畲种自救,“武略以制暴乱,文才以救疲弊,清廉以身率下”,使地方很快安定下来,民生得以恢复。写下《舂陵行》《贼退示官吏》两首诗,以纪其事。然而,由于他一向“率性方直,秉心真纯”,见憎于“得宠当政”“将兵不得授,作官不至达”,仅在任一年时间,就被罢免。

大历元年(766)三月,元结再授道州刺史。正是用人之际,朝廷需要元结这样拥有救世本领的奇才。虽然对此前遭遇无端免官不满,但元结还是以国家利益为重,再赴道州,仁心治政,保境安民。至大历三年,两年多时间,即取得显著成效。道州的人口增加了,百姓安居了,寇贼也不敢来侵犯了。“二年间,归者万余家,贼亦怀畏,不敢来犯。”(颜真卿《元君表墓志铭》)在赴任途中,元结又一次经过祁阳,为江岸奇异山水吸引,弃舟上岸,发现一条无名小溪入汇湘江,甚是喜爱,命名为“浯溪”,打算安家于此。写下《浯溪铭》一篇,表示自己“爱其(浯溪)胜异,遂家溪畔。”这是他开拓浯溪的肇始。

在道州,经过积极而有效的施政治理,形势大为好转。元结得以于巡视民情之余暇,寻访清幽山水胜镜,“登览而铭赞之”。先在道州城西发现右溪,作《右溪记》和《游右溪劝学者》,借一条无名小溪抒发“无人赏爱”的感慨。又在城东发现有窊石“可以为樽”,遂作《窊樽铭》,托物取喻,盛赞“此器大朴,尤宜直纯”。在东廓发现“有泉七穴”,遂作《七泉铭》,以清澈的泉水滋润,比喻儒家礼治,表达对道德重建的渴望。在涍泉之阳发现“五如石”,撰写《五如石铭》,表明自己雅好山林、为文刻石的目的,就是为了宣扬美好的事物(“不旌尤异,焉用为文”)。另外,还写有《菊圃记》,赞美菊花的高洁品质,寄寓君子之思。这些“铭”和“记”,皆“刻石为志”。

是年五月,元结“巡属县至江华”,发现“县南水石相映,望之可爱”“始得构茅亭于石上”,出于“炎蒸之地,而清凉可安”的思虑,名之为“寒亭”,写下《寒亭记》一篇,刻之亭背。在县南六七里,发现峻秀的回山,“下有大岩,岩当阳端”,于是命名为“阳华岩”,并作《阳华岩铭》,由“艺兼篆籀”的瞿令问“俾依石经,刻之岩下”。这篇铭刻,每字先大篆、次小篆、再隶书,各书三遍,三体同行,颇有追古之深意。元结对阳华岩推崇备至,说“九嶷万峰,不如阳华”,感慨自己“游处山林几三十年,所见泉石如阳华殊异而可家者,未也。”还创作了一首《招陶别驾家阳华岩》诗刻石,以十分肯定的语气宣布:“谁能家此地,终老可自全。”开创了一处以隐逸为主题的石刻景地。

这一年,元结还巡游过九嶷山,创作了《九嶷图记》,提出了风景殊异且人文深厚的九嶷山“何不列于五岳”的诘问,期望通过自己“图画人所传说者,并随方题记,传于好事,以旌异之。”希望当世议者“不拘限常情”“能有所改创”,让被遮蔽的事物得以彰显,让埋藏着的金子发光。

这一年冬天,元结奉旨从道州赴长沙会商疆防计兵大事,驾舟顺潇水而下,途经零陵古城,发现朝阳岩。永州“前刺史独孤愐为吾剪辟榛莽,后摄刺史窦泌为吾创作茅阁,于是朝阳水石始有胜绝之名”。徜徉于此,元结“刻铭岩下,将示世人”“欲零陵水石,世人有知”。在《朝阳岩铭》小序和铭文里,元结叙述了自己寻访朝阳岩的过程,描绘了朝阳岩的景物,抒发了渴望朝廷重用、施展才华的心情。同时,也对“郡城井邑,岩洞相对。无人修葺,竞使芜秽”的现实发出深长的感叹,为美景荒芜不得赏识而鸣不平。并留下一首《朝阳岩下歌》,替“水石为娱”享受自然山水之乐的恬淡生活正名。

在这里,元结还为永州刺史窦泌创制的茅阁作记,写下《茅阁记》,由“长风寥寥,入我轩槛,扇和爽气,满于阁中”现场体验,联想到“今天下之人正苦大热,谁似茅阁,荫而麻之”的困境,号召“贤人君子为苍生之麻荫!”亮明自己欲济苍生、以安社稷的理想抱负。

大历二年(767)四月,元结道州刺史任满,于是举家移居浯溪,开始在此地的营建和刻石活动。先请书法家季康将《浯溪铭》刻于南峰之麓,此为浯溪第一碑。接着又撰写了《峿台铭》,请瞿令问书刻于峿台南坡石上。这一时期,元结一家及其随从所住的房舍基本上建好,还在浯溪南峰之上建了一座亭子,命名为“吾庼”,经常陪伴母亲到亭子里观风景,并撰《吾庼铭》,由袁滋书刻于南峰之麓,与《浯溪铭》碑相对。就此完成了“浯溪三铭”的创制。此三铭,借赞美浯溪风景之珠异,表达“惬心自适,与世忘情”的归隐之志。

是年,元结往泷泊寻访隐士丹崖老翁,作《丹崖翁宅铭》:“吾欲与翁,东西茅宇。饮啄终老,翁亦悦许。”征得老翁的同意,想在潇水丹崖隐居,流露出渴望脱尘出世的隐逸之心。奈何“世俗常事,阻人心情”,未能遂愿!

大历三年(768),元结被任命为容州刺史、兼管经略使,并加容州都督等官衔,目的要他去平定容州的乱局。此时容州已被溪峒夷和西原夷攻占十数年,之前的几任经略使都是借藤州、梧州作为管区理所,不曾履职实地。虽然这一任命有违元结的隐逸之志,但元结服从大局,把已经年老不宜远行奔波的母亲和家眷留在浯溪,只身赴任。“单车将命,赴于贼庭”,不以歧视的眼光看待少数民族,不以单纯的武力镇压解决问题,而是坦诚地抚慰劝勉,晓以家国大义,在短短的六十天里,使八个州归顺朝廷,恢复治安秩序。

大历四年(769),元结的母亲逝世,元结回到浯溪为母守制。期间寻访了周边的胜景之处,在峿台西面发现了“东崖”,写下《东崖铭》一篇,形容“其为形胜,与石门石屏亦犹宫羽之相资也。”在湘江西峰直平阳江口,发现了“寒泉”,作《寒泉铭》,叙其“当暑大寒”的奇特现象。

大历六年(771),守制期满,元结在浯溪开展第二阶段的刻石工程。他撰写了《中堂铭》《右堂铭》《东崖铭》,命人刻石,还将自己十年前创作的《大唐中兴颂》刻于浯溪崖壁。彼时元结在江西九江任上,刚刚经历了“安史之乱”,也参与了对叛乱的平定,他曾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史翙幕参谋,招募义兵,抗击史思明叛军,保全十五城。上元二年(761),“安史之乱”基本结束,元结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写下《大唐中兴颂》,歌颂国家“中兴”、社会昌盛,也总结、思索历史的教训,希望能将此雄奇大作“刻之金石”,使之“非老于文学”。机会终于到来,他便请“书圣”颜真卿手书抄清,请熟练工匠摩崖刻石。此碑因“文”“字”“石”奇绝,被后世称为“三绝碑”。

大历七年(772),元结奉命朝京师,回到长安,“上深礼重,方加位秩,不幸遇疾。”受到器重和礼遇,可惜因病去世。其后裔落籍浯溪。

宦游潇湘,元结在永州境内留下“19铭1颂”石刻,对后世产生深运影响。自元结之后,勒石铭文成为风靡一时的文化现象。后人寻迹,纷至沓来,竞相效仿,遗墨颇丰。阳华岩至今存石刻41方,其中唐代石刻2方、宋代石刻32方、明代石刻3方、清代石刻1方。浯溪碑林今存石刻505方,其中唐代30方,宋代113方,元代5方,明代78方,清代88方(包括安南——越南使臣诗5方)。朝阳岩今存石刻150余方,多为唐、宋、明、清名人所为。

明何镗《名山胜概记》载散文大家袁宏道语:“次山诸铭,幽奇孤冷,足发山水之性,每首前用小叙记,尤佳。”包括《右溪记》《寒亭记》《茅阁记》等游记小品,在中国浩瀚的文学史长河之中,有其独到之处。影响及于柳宗元创作《永州八记》《愚溪诗序》,世人谓“开子厚之先声”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回到 顶部

主办单位:永州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    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湘永路218号(市体育中心) 
湘公网安备 43110302000125号 永州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 版权所有  
政府网站标识码:4311000004 湘ICP备05009375号   联系电话:0746-8365355    技术支持:开普云 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