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业务工作 > 文艺院团
索引号: 4311000004/2022-01985 分类:  
发文机关: 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 发文日期: 2022-05-19
名称: 文化永州丨李长廷:夏天的味道
文号 :    
文化永州丨李长廷:夏天的味道
2022-05-19           来源: 红网 【字体:   打印
分享到:

我喜欢夏天的味道。当然,我也喜欢春天的味道,秋天的味道,甚至,冬天的味道。

如果拿绘画来作比喻,那么春天一定是大写意,秋天则是工笔,冬天自然是一幅实实在在油画。

而夏天,我认为是一幅不折不扣裸体写生。

是的,是裸体,一丝不挂的那种。夏天是放纵的,无拘无束的,对任何进入的人都不会设立栅栏。

夏天尤为女人所情有独钟,因为这是她们向世界展示美的绝佳季节。

女人遇到夏天,就像花苞遇到了春天,会毫无节制甚至肆无忌惮开放。

现在来看一个画面,或者说一个场景,它就发生在柳树掩映的小河边。我猜想,在乡间,这种场景是时常会发生的。几位少妇级别的女子面对小河,面对河坡上那只冷眼旁观的翠鸟,和那条刚长出犄角的小水牯,无所顾忌,决定任性一把。

她们鼓足勇气,一门心思将自己的身子和灵魂都放飞到小河里去,尝试一种令人窒息的生活。

平时与这条小河肌肤相亲的是男人们,她们羡慕死了。但是今天,小河绚丽的浪花将为她们开放。她们会使出浑身解数与小河周旋,甚至不惜与小河卿卿我我,耳鬓厮磨,如果偶尔能拽住一朵浪花,就像攥住了爱情,决不放弃,一定要搂抱进怀里。如此这般放浪得够了,然后将身子完全裸露在阳光下,挑衅似的向男人们宣示:看吧!男人在阳光下是金子,女人在阳光下是银子!

她们在这个夏天,完成了自己对于自己的塑造。她们是乡间的维纳斯,是河之女神。而这种机会,只有夏天才会有。

当然,夏天并不完全属于女人。女人没有买断夏天的专利。夏天更属于乡间没人管束的孩子们。

下雨了。在乡间,夏天的雨是一曲特别欢快的乐章。这时候,孩子们就像是刚刚出笼的鸡鸭,咕咕咕,嘠嘎嘠,踩着雨点的节拍,一边追逐,一边不停呼叫,然后手舞足蹈,如水田里一株株正拔节的禾苗,在风中摇曳不止。玩得厌了,然后一窝蜂去了沟渠里捉泥鳅。一位过路的大嫂见了,恶作剧般弯腰捉住他们胯下鸟鸟,说一声:哈!捉住了一条大泥鳅!于是沟渠里便起一阵狂潮。

田野因为他们而乐不可支。

晚上,月上柳梢头,这是夏天里最轻松曼妙的时刻,也是这个季节里最温馨最浪漫的时刻。

这时候,一些婆婆姥姥们次第登场了。她们去禾场上上演一个传统节目,这个节目叫纳凉。道具很简单,就一把蒲扇。在当今已基本被空调主宰家庭生活的时代,我在这里写到蒲扇,似乎有点不合时宜。但是要写出夏天的味道,蒲扇是无论如何不能忽略的。从文化内蕴上说,空调绝对抵不上蒲扇。人们在空调房里可以享受到舒适,却享受不到文化。可是,一把不起眼的蒲扇,却能揺出生活的种种跌宕起伏和酸甜苦辣,一丝丝,一缕缕,剪不断,理还乱,一些城市中人有见识,干脆把这叫乡愁。何以蒲扇可以揺出乡愁来?因为蒲扇的风不同于空调的风,蒲扇的风有原野草叶的气息,可以引发人们无穷想象的空间。

更何况摇蒲扇就像是在翻一本古老的书,一页一页翻过来,会抖落出一串串故事,像嫦娥奔月、牛郎织女那种,让孩子们瞪大了双眼寸步不离。从蒲扇上抖落下来的还有歌谣:月亮光光,月亮球球,水牛过江,踩死泥鳅……孩子们一边将这些歌谣认真收捡起来,储备在自己脑海中,一边就去仰望星空,似乎要从浩瀚无边的广宇捜寻自己未来的梦和远方。

而人约黄昏后这一幕也在此时开场。一些帅哥靓女们相约牵手去了河边柳树林里,柳树林里便有了唐诗宋词那种独特的氛围,而山水田园便因此多出了几分柔情蜜意。

但凡上了年纪的长者,此刻一定是在自家门口樟树下搁一张桌子,桌上摆一碟鱼虾,一碟花生米,然后左手揺着蒲扇,右手端着酒碗,旁若无人,自斟自酌,把一种农家乐的气氛营造得浓而又浓,让城市中人毫没来由滋生几分莫名的向往。

夏天是没有隐私的,家家户户似乎都一律敞开着门窗,允许从山野刮来的风大大咧咧进入到自家房间里,那么温柔地触摸你的肌肤,风里或许还挟带着几声清脆的鸟鸣,珠玉般滚落在居室光洁的地面上。更有一些香樟树的叶子,在风中飘来飘去,一时找不到归宿,便也斗胆落户在半掩的窗台上,无形中做了你居屋的装饰。这时,或许你会倏然感受到自己拉近了与大自然的距离,心中倍感亲切,倍感惬意。

但冬天是有隐私的。你以为冬天里挺拔的树只以光秃秃枝干示人是一种坦诚,其实不是。那葱茏的树叶才是它们的灵魂,它们把灵魂隐匿了,却将躯干展示在天地之间,由着聒噪的北风去做无休止的褒贬。而一些平时喜欢秀身材秀苖条的女人,此刻却要反其道而行之,从头到脚包裹住自己,生怕暴露出什么。一层层包裹得严实了,自然就要显得臃肿不堪。没办法,冬天不允许她们裸露出自己的灵魂。

冬天的密封与夏天的开放,对比是如此分明,我虽然相信这是岁月的自我调节,但骨子里对夏天还是表示出更多的赞许。

我比较喜欢在夏天的傍晩出去散步。这时候空气里分明还留有阳光的味道,香香的,甜甜的,有刚出锅那种烧饼的气息。我的散步纯粹是闲逛,没有那种“饭后百步走,活过九十九”的宏大目标。我时常会停下脚步,对一棵树,或者一朵什么花,甚而对草丛中一群忙忙碌碌的蚂蚁表示出好奇,心中有一种强烈的,欲与之交流的欲望。我想问问这些草木,这些生灵,它们对于夏天的印象。其实我知道这是多此一举。这还用问吗?俗语说,五月不暖,五谷不长。六月不热,五谷不结。五谷如此,一切草木,一切生灵未必不是如此。春生,夏长,秋收,冬藏,这是一个过程,更是一种规律。夏天是万物争相疯长的季节,也是万物最活跃最富生机的季节。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?此刻你看一条条人行道,夕辉映照下,不恰是一条条敞亮的河流,而行走其中的芸芸众生,一个个宛如游鱼,忙碌而快乐着,虽有热风扑面,却都喜形于色。他们一定是感受到了这个夏天的火辣辣,同时又感受到了它少有的温情。

是的,夏天就是这样有趣,它是火辣辣的,但却偏偏不缺少温情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回到 顶部

主办单位:永州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    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湘永路218号(市体育中心) 
湘公网安备 43110302000125号 永州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 版权所有  
政府网站标识码:4311000004 湘ICP备05009375号   联系电话:0746-8365355    技术支持:开普云 网站地图